1月3日,安繼榮展示老領導郭天祿的照片(左一)偶然得知患老年痴獃的昔日老領導蝸居在廢棄教室里,蒲城六旬老人安繼榮花3萬元買下一套平房,送給老領導居住,並經常送去生活用品。去年12月,老領導過世,他又送靈柩入土。孝子們端端正正排成一行,一起給他磕了三個響頭。
  40年前曾同吃同住
   1月3日上午,65歲的安繼榮攤開一張張照片,那是10年前,他給郭天祿過七十大壽時拍下的。而兩人雖然相識40年,卻沒留下一張合照。
   1974年,安繼榮在蒲城縣三合公社(今屬橋陵鎮)任武裝幹事,長他16歲的郭天祿時任公社黨委書記,是出了名的熱心腸,“誰家娃病了、兩口子鬧矛盾了,都找他幫忙。”“那時候糧票都緊張。”安繼榮回憶說,共事的三年中,郭天祿常常資助他。每次一到飯點,郭天祿總是主動掏兩個人的糧票。冬天沒有取暖設施,兩個人常擠在一張床上睡,這讓他十分感動,“我只是個基層的小幹部,他把我當兄弟看。”
   安繼榮調走後,兩人一直保持著聯繫,40年來從未中斷。1997年,退休的郭天祿喪偶再婚後,一直隨女方居住在渭南市臨渭區。
   2012年2月份,安繼榮去探望郭天祿,發現因年久失修,老領導居住的平房成了危房,只能暫時借住在村中小學里。見已身患老年痴獃的老領導和老伴兒寄居在廢棄的教室里,安繼榮很是心酸。隨後,他從個人積蓄里掏出3萬元,在郭天祿的老家蒲城縣黨睦鎮郭家村買下一套舊平房,又添置了生活用品,忙活了半個月後,把郭天祿接回老家。
  “父親都記不得他資助了多少”
   “我都不知道安叔圖我爸啥?”提起這些年來安繼榮對父親的資助,1月3日中午,郭天祿的二女兒、50歲的郭春英便眼眶泛紅。
   郭春英說,上世紀80年代,父親從蒲城縣工商局退休後,沒留下多少積蓄,以後每月僅靠幾百元的退休工資生活。這麼多年來,安叔常送米、送油,並不要欠條送上幾千元錢,父親都記不得他資助了多少,“連我媽的喪事都是安叔幫著操辦的”。
   “要不是安叔,我爸都不知道咋落腳。”郭春英有些愧疚地說,自己和兩個姐妹都下崗或無業,哥哥是農民,經濟很拮据。前年買房後,擔心父親生活無法自理,安繼榮又找了個附近的親戚幫忙做飯。之後經常來看父親,除每月定期送肉,冬天還給拉煤取暖,“連爐子都是他搭的。”
  孝子們一起跪下向他磕響頭
   “他對我們的好已不能用錢來衡量。”郭春英說,雖然父親去世前那段時間,已說不出那句說了幾十年的“我把安繼榮虧死了”,但還會雙手合十,向安叔作揖致謝。“我們都說,我爸一輩子有個這樣的朋友也值得了。”
   安繼榮則表示,自己退休前曾任蒲城縣商務局局長,家人都有工作,有些積蓄,所以花3萬元買房並不是太困難。他和郭天祿共同的好友、80歲的魏效徵說:“現在這樣的朋友太少見了。”
   去年12月19日下午,81歲的郭天祿去世。22日,安繼榮默默流著淚,陪郭家兒孫們一起扶著靈柩,步行到數裡外的墳地送葬。郭天祿下葬後,孝子們突然排成一行齊刷刷地跪下,向安繼榮磕了3個響頭。“我們實在無以為報,只能用這種形式表達我們的感激。”郭天祿61歲的大女兒郭雪英動情地說,雖然沒能力回報,但今後,他們會繼續和安叔走動,“他就是我們的親人。”
   “把老領導接回老家,只是希望他能落葉歸根。”滿臉皺紋的安繼榮久久凝視著照片上的老領導說,“這也算是了了我的一樁心愿吧。”
   華商報記者 陳思 文/圖  (原標題:看到老領導寄居廢棄教室 昔日下屬贈房感恩)
創作者介紹

勁舞

rs67rsfs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